霧 愛 Love Fog

人投胎到這世上
是一次偶然 一次衝動
一次纏綿 一次宣泄 一个瞬間
是跑得最快的那一个
最先占有的那一个

作家王心丽的自由空间

背水一战

眼下书事的走势扑簌迷离,及其难过的一坎一关,转盘转到了这个方位真让人无语。只有把自己能押上的全都押上了,无论电书还是纸书,竟是这样赤裸裸地拥抱这个不是泥沼就是荆棘的生活,对我来说,在希望安稳的年纪,必须玩冲刺,拼也罢,博也罢。纸书《碧山纪事》写作和制作全程艰辛而昂贵,电媒载体何尝不是,二十年的数据费账单也很可怕,路都是别人的,说堵就堵上。有朋友说,只要有选择,人们通常的选择都是选择错误,而我别无选择。不这么走,就无路可走。我承受悲哀,把悲哀当作生命的乐趣。

最近神使鬼差地翻出世纪初的CD老歌《喀什葛而胡杨》来听。这是一个永不再来的隔世。当年出租车上播放这歌,2002年的第一场雪,飘落在中国每个城市的大街小巷,有点烦。而现在听,觉得有些歌的歌词写得真好。那是不愁吃喝时代里的歌,为青春的爱情,能在伤心酒吧泡到凌晨两点。

那个时代是钱多钱少的问题,这个时代是能弄到钱和弄不到钱的问题。本来今天要去碧山,早春季节三月初的图片是个空白,必须补上。把事做圆满。但是没走成,要到银行办事,有一笔定期的存款到期,取出来流动,用于贴补纸媒制作和电媒制作。在难以作为的现世,还要做点什么,时间不等人啊。我不好意思地对银行柜员说,这个账户很久都没进钱了。银行柜员很体恤地笑笑说,现在人都是提款。(文/王心丽)

评论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