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 爱 Love Fog

人投胎到这世界上
是一次偶然 一次冲动
一次缠绵 一次宣泄 一个瞬间
是跑得最快的那一个
最先占有的那一个

作家王心丽的自由空间

补 记

昨天是老爸的忌日,时间过得真快,不知不觉九年了。

人活成了无爹无妈的孤女,而爸妈从站立行走的活人变成了墙上的照片。爸妈的照片都是当年我帮他们拍的,他们从美国回来的那段日子心情还算不错,二十世纪末,二十一世纪初,也是我文路走得比较顺当的时期。他们脸上的微笑是发自内心的。现在站在老爸照片的对面,我都没有勇气和他久久对视,因为我的日子,泛善可陈。如果不以成败论,我做了自己所能做到的一切,对待每一件事都是认真的,负责的,十二分努力的,一步一个脚印的,如果以成败论,实实在在是乌托邦大幻灭。这种幻灭比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更强烈,更彻底。那时的幻灭里面还有很多的希冀,人际关系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还未幻灭。

很久都没梦到老爸了,很想和老爸说说话,但是很多话无从说起,也难以启口,当年老爸预言了三种情况,我遇到的是第三种,是概率很小的一种。零点一,遇到了就是百分之百!说这是真实,他老不会相信。人到这个年纪还会大幻灭,有人相信吗?我自己都不相信,无论主观的信与不信,客观的世道就已是眼前的样子。

二〇一八年的七月很热,二〇一八年的八月依然很热。今天暴雨,雨停了,还是很热。昨天差点忘记老爸的忌日!(文/王心丽)

评论(1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