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 爱 Love Fog

人投胎到这世界上
是一次偶然 一次冲动
一次缠绵 一次宣泄 一个瞬间
是跑得最快的那一个
最先占有的那一个

作家王心丽的自由空间

麻 雀

夕阳中的窗台,柔曼的光线,充满动感透明的羽翼,精灵般的身姿。一只麻雀这一瞬间姿态很是美轮美奂。可我从夕阳的光和鸟儿呼扇的羽翼感觉到焦虑。天色将晚,轻轻地问一声:亲,饭否?

这雀儿夜盲,天色一黑什么都看不见。这只落单的麻雀到这里来做什么?因为落单而让人怜爱。麻雀是群居的野鸟,它不像八哥、黄雀、鹦鹉可被人驯化、家养,麻雀身上没有媚气和奴性,但它和人类还是亲近的,人能生活的地方,它都能生活。它要分享人类的粮食,可它身上无一丁点肉,不像鸽子、鹌鹑那样被人作为养身的滋补品。它们逃过被人当滋补品吃肉的一劫。但是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的中国,人们并没有因为它身上无肉而放过它们,麻雀被视为四害之一,因为它们分食了革命人民的粮食,难逃政治劫难。关于“除四害”运动的情景,我是在后来的政治课上听老师讲,在政治课本上读到的。“打麻雀”的印象来自街头墙壁上斑驳的宣传画。麻雀们是无辜的。用麻雀类比人群,麻雀是普通人中的普通人,用文革时期的划分,麻雀算逍遥派,连不明真相的群众都算不上,这些人不关心政治,但政治斗争的疾风暴雨也会祸及这些人。

凤凰、孔雀、麻雀三种鸟,我以为凤凰就是野雉,孔雀原本是野鸟,后来被人养在孔雀园里了,只有麻雀食人间烟火,又保持野生的本能生活状态,千百年来朝夕与人类有距离地在一起。它们没有势利眼,不在乎朱门柴门,不在乎窗口后面居住的是什么人,以及这些人的身份,它们又对人类充满警惕和畏惧,麻雀的适应力很强,生存能力很强,繁殖力也很强。

夕阳里,一只落单的麻雀,平凡的小精灵,想必孤独的你,也有一本难念的经!

《碧山纪事》王心丽 著
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