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 爱 Love Fog

人投胎到这世界上
是一次偶然 一次冲动
一次缠绵 一次宣泄 一个瞬间
是跑得最快的那一个
最先占有的那一个

作家王心丽的自由空间

不知福!

前些日子到随缘书坊转悠,看到大石头上的随缘书坊四个字由绿色涂成了黑色,这是谁题的字我不知道,不是赢椿的字是肯定的。自从有了这几个字,随缘书坊的风水有点变化,应找风水先生来看看,是否应该弄点宝物来镇一镇,是否在南面开个透光的圆窗或是门!赢椿很生气地对我说,傅一清不悦,你把诗集《35次平川漫流》操作过程在私媒体上公布出来了。满网都是你的那篇文章。其实我对傅一清的诗集毫无恶意,很喜欢倒是真的。读了诗集,写感想,对我来说很正常,特别是这部诗集的设计我很喜欢,常常放在包里,我喜欢美书。傅一清的诗写得还不错,还引用过35首之后的诗句。我看过的赖诗印成的诗集的多去了。但我最强烈的感想,我想做美书,因为没有钱,做不成!赢椿帮我设计过两本随笔集,那两段过程赢椿不想回忆,我也不想回忆,美书愣是没有做成。当下出版社会免费为一个不知名的诗人出处女诗集?会把诗集出得如此漂亮?还配上英文译诗?作家出版社曾经为不知名的年轻作家、年轻诗人出版处女作,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《越轨年龄》就是作家出版社出版的,那时我是一个无名的文学青年。但这早已成为旧话,远去的岁月!在当下时代中我是一个出版了二十多本原创著作的作家,又怎么样?再说朱赢椿一个获得图书国际设计奖的设计师,他自己每一部实验作品的出版和制作过程都是呕心沥血的过程,背后的劳心劳力有图片证明,因为要靠别人投资。傅一清不仅能在商海里搏击,还能把握诗歌的审美境界,把握精神与物质的和谐关系,把物质变精神,精神变物质。这多么让我等羡慕、敬佩这是多么幸福,多么幸运的人生过程。能力是一个关键词。有这个能力,才有这个境界。我何尝不想有这个能力!可以说朝思暮想,上下求索。我正在努力学习,努力实践,只有搞到钱,才能把物质和精神和谐起来!眼下作家、诗人必须具备这个能力,没有这个能力就无法把控自己的文学命运。这是一个严肃的话题。一个迫在眉睫的话题。

赢椿说,傅一清很生气,这是一个私话题,你把它公开说了。我说,谁在离间我们的友谊。

我认为这不是一个私话题。认为私话题是一个观念悖论。作家出版社搞出选题,贴钱组织作家抄写“毛延文”,贴钱出版当代作家抄写“毛延文”的书,这就是世道和世情。在这种世道和世情的前提下,还有私话题吗?再比如说:我用GOOGLE搜傅一清的名字一搜一大片搜王心丽的名字,搜到的却是“此页无法显示”,傅一清,你真有福啊!

花钱出诗集是个愉快。这是锦上添花。我这等没有足够的钱的职业作家,在出版社出书就等于出版社的文化奴隶。无价的ISBN书号被垄断,变成有价的。出版诗集是幸运的,《35次平川漫流》里的诗都是默读的,你就更幸运了,因为诗文体限制了其它版权被窃取。然而我花钱都不敢出这个书,我是写小说的,小说除了小说文本版权,还有别的版权,一并绑架给出版社,我亏大了。我无法把握和监控全程。也许我花了钱卖了自己还帮别人点钞票!

(文 | 王心丽)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