霧 愛 Love Fog

人投胎到這世上
是一次偶然 一次衝動
一次纏綿 一次宣泄 一个瞬間
是跑得最快的那一个
最先占有的那一个

作家王心丽的自由空间

      喵母子在朦胧的夜色中,借得路灯的光显得温暖有爱。小喵踩住老喵的尾巴,老喵亲吻小喵的尾巴,看小喵的脸老喵的背影。周围模糊混沌的世界都与此刻无关。这是一个普通的夜晚,普通的时刻。也许过了这一时刻,喵妈喵子都会忘记。小喵是要长大的,老喵是要变老的。往后更长的时间里它们都要独自面对自己的生活。它们要打食,它们要面对不同而又相同的危险。我总是被流浪喵感动,被单调背景中的流浪猫感动。因为我们有非常相近、非常相似的生活经历,只是精神流浪比生活流浪的流浪感更深邃,跟无奈。看到这幅图想到一件往事,一个不搭界的情境,那是1971年的夏天,“一打三反运动”正在全国深入开展,那年暑假我到南通看外祖母,乘坐轮船“东方红”号来回。我对那年夏天的印象非常深刻,永生难忘。相隔的时间越长,记忆越深刻。我爸在南京隔离审查,姨父在南通靠边站,居委会隔三差两地把我外祖母喊去,要她交出当年陪嫁的首饰!我在南通,在外祖母身边,没有感觉到时事的严酷,睡在外祖母的大床里面,睡在外祖母身边。那时用蚊帐,没有空调,把帐门放下来,就是我和外祖母两个人,外祖母帮我搧扇子。看着这老喵的背,我想到靠在外祖母背上的感觉。每天早上外祖母带我到电影院后面的小巷子里买菜。午后在一个绘着古时美人的瓷罐里做酒酿,没有糯米就用大米做,在米饭里放进酒药,盖上盖子,一天散发出酒香、两天渗出酒来,到第三天就做成了!外祖母还为我买了一段藕荷色的的确良布料,这种的确良处理的,比较便宜,不要布票。用这段布为我做了一件短袖衬衫。在臭美的年纪,在物质贫乏的时代,有这么一件藕荷色的短袖衬衫多么臭美!特别是在亲情以外的地方是一个残酷世界。外祖母是民国时代的女人,情感比我母亲细腻许多,对世事的拿捏知里外,知进退。既不相信国民党,也不相信共产党。


图片来源:牧鱼 · 夕  文:王心丽


评论

热度(24)

  1. 霧 愛 Love Fog牧小鱼 转载了此图片
    转载自:牧鱼 · 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