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 爱 Love Fog

人投胎到这世界上
是一次偶然 一次冲动
一次缠绵 一次宣泄 一个瞬间
是跑得最快的那一个
最先占有的那一个

作家王心丽的自由空间

跨 界

只有跨界才有峰回路转,化阻塞为通达。之前的几年里我做了我所能够做到的。一点一点地把想法变成现实。但是好的想法未必得到好的结果。原以为很快走通的路,开发一条却被堵掉一条。正心灰意冷,准备进树洞过冬的时候,接到一位朋友,艺术家赵衡发自Linked in 的邀请信。Linked in 是全球最大的职业社交网站。上这个网站的人都有目的。我上去不是为了找工作,而是推广我的想法,推广、展示我的项目。我是个体作家,上去之后发现,应该创建一个公司。本来是小玩玩的,小玩玩不转,这日子怎么混到这份上,一个悖论接一个悖论。弟随即确认我,他一到,一些著名的软件公司立刻跟进,把公司广告都做到我的页面上,这是智能的,真像做梦一样。程序让我填表,填个体写作之前在那个公司工作过,做过什么工作?这是一段最不愿回想的经历,这就像很多踏上美利坚的移民不愿回顾他们身后的脚印和遭遇。不填表是可以的,但是不能不回想。那是一个大中型国有企业,制造钟山牌手表,这个企业坐落在风景优美的中山陵景区,文革中期、后期,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都很有名,那时的中国像现在的朝鲜一样,物质困乏,一块钟山表只卖三十元钱,对于低工资的所有人来说这是最划算的选择。手表是凭票供应的,一张手表票能换一个液化气罐票。八十年代后期,九十年代初期这个企业的产品不能适应时代的需求,因为官僚体制,企业的每一个转向都要层层报批。首先被市场抛弃,然后被国家抛弃!国家体制没有为员工提供再次择业机会,他们被捆绑在体制的废墟上,成为中国社会转型的铺路石和牺牲品!这是两代人的遭遇。四千多个员工对于国家利益来说是微不足道的沧海一粟。人的生命过程对于浩瀚的历史长河来说是一瞬间光影。那是一个局级企业,企业完蛋了,企业的头都做了良好的善后,调到别的效益好的企业任职,弥补个人亏损。我应该为自己感到庆幸,不仅从废墟里走出来了,还把自己晾晒到Linked in 。在Linked in 上很多公司向我推荐工作机会。但这不是我的目标,我的目标是实现我的想法。把项目转换为成产业。这是一个艰难的跨界,我面对的是哈姆雷特的问题:生存还是毁灭!(文 | 王心丽)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