霧 愛 Love Fog

人投胎到這世上
是一次偶然 一次衝動
一次纏綿 一次宣泄 一个瞬間
是跑得最快的那一个
最先占有的那一个

作家王心丽的自由空间

後天中元節

後天就是中元節,過了中元節就是中秋節,過了中秋一年也就到了尾聲。沒想到二〇一九年過得無趣,無色彩。對自己說,很多事一定要視而不見,一定要容忍,著眼與小,精心經營自己的小生活,因爲你無法改變大環境,也無法適應大環境。一百個人一百種模樣,一千個人一千個模樣,無操守的國度,幾代人無操守下來了,無操守也是常態。

必須承認和正视《碧山紀事》的出版过程是個巨大的陰影,相隔的時間越長,陰影越是濃重,越是難以驅散,看到的裏面的機理越清晰,越詳盡。這是一個圈套,一個設計。文学丧失独立性,便是我这样的作家的千古恨。

一旦自己的文学和文學命運,掌控在他人手里,就成了廉价的写字奴隶。這是長到這麽個歲數,从事文学写作这个职业以来,第一次遇到如此事件。一滴水能照見一個太陽,是古老的俄羅斯諺語?你的无信仰来自无信可仰。中國夢是什麽,該懂了吧。你在做夢的時候,別人在做圈套。別人在計算你要走的路徑或必經的路徑。

前兩天一位朋友發來一張圖片,一個農婦利用網戀,騙了七個男人來家做農活,不要錢,不要色,只要勞動力。看了很會意。用花言巧语的承诺,畫一美好的餅,讓七個男人做廉價勞動力,實際上騙了心,也騙了錢,这种骗钱比直接骗钱更厉害。無奇不有。尽一切手段!

這是一個寓意故事。這故事從前有過,現在更多更甚。你在這個社會中,在現實的生活中,卻沒有能夠看得清爽。畫餅的故事在中國太多了。這事不要怪別人,怪自己心裏残存的理想主義,所有的故事后面都是利益二字。

對自己説:春天過去了,夏天過去了,你要好起來。最近還是經常夜裏非常痛苦地從夢中醒來,或從夢中醒來之後非常痛苦。这似乎成了病。過了中元節會好起來啊!这年月,只做吃饭,读书,写作的事。

(文/王心麗)

评论(5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