霧 愛 Love Fog

人投胎到這世上
是一次偶然 一次衝動
一次纏綿 一次宣泄 一个瞬間
是跑得最快的那一个
最先占有的那一个

作家王心丽的自由空间

悠着,做减法

傍晚在河边走,细雨中散步,清空一切烦恼,让脑子和盛夏的草木一样葱茏,一样清新,一样充满生机。上午下午都在写《阳光码头》,这篇文章是难写的,难写在描述优雅中的尴尬。

认识百草园书店的“老王”已有两年。今年玉兰花开放的早春从南京到汉口登门拜访百草园书店,表面看是关于书和书店浪漫心情的雅事,实际是我的书生活的窘迫而至远行,《碧山纪事》的运行发生了与预期估计的方向和结果发生了严重的偏差。这是从一九八八年出版图书以来所未曾遇到的新情况。原先很简单的事,现后来变得很复杂,比我估计的复杂要复杂得多,完全超出我原先书店现场调研所看到的情况,我用自己的作品换来的润笔养不活我这个写这些文字的人。

如果书养不活书店,那么书就养不活我这样的曾经靠润笔养活的写书的人,书店对于我这样作家来说,对于我的作品来说是一个关键节点,所以我到汉口百草园书店调研,这是一个八五后理工男开的书店,这个书店已九岁了。虽然不是那种油腻的满盆满钵的日子,却也是淡泊悠长的慢生活,九年一个人,一个书店,一辆车,四只猫。其实我这个写书人,只想过上这样的日子。我是自由写作者作家,能够生存下来已是神使然。原先那么多年都能吃上饭,现在吃不上饭了,z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,开放了很多行业,图书销售业开放了,但出版业始终没有开放。我不如“老王”,但“老王”的状态让我有信心。

还是把话题拉回主题,遇事做减法,我这样的资深的自由写作者作家,手里有几本没有出版的创作原稿是很正常的,《碧山纪事》五年之后会过时吗?十年之后会过时吗?真正的文学是不会过时的。文学所记录所描绘的,就是消失在远方的时间。碧山的变化越大这本书的文学价值越隽永!所以悠着,做减法。(文/王心丽)

评论(3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