霧 愛 Love Fog

人投胎到這世上
是一次偶然 一次衝動
一次纏綿 一次宣泄 一个瞬間
是跑得最快的那一个
最先占有的那一个

作家王心丽的自由空间

非等閑之輩!這裏説的非等閑之輩不是別人,是自己。非等閑之輩不是自我標榜,自我誇耀出來的,而是你走過的文學之路説明的!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開始,一直走到今天。起伏不定。八十年代末是一個漂亮的波峰,隨即九十年代初是一個大大的波谷,千禧年開始是一個大大的波峰,但是好景不長,而現在又跌入到波谷。水的流勢,深深的波谷過後必定有個高高的波峰,劇烈運動。如水流平穩,平緩,不會有波谷和波峰,只有細微的漣漪。當你覺得生活之路和文學之路運行到低谷的時候,一定要能夠堅持和忍耐。九十年代初你只是一個著了兩部書的文學青年,現在你是出版了十九部原創著作,手持二十多部原創作品的老資歷自由寫作者作家,過去說艱難,過去的艱難與現在相比,過去是看得到希望的艱難。比方說寫作一本書很艱難,但是出版一本書喜悅就是希望,對你來説只是門開的大,開得小的問題,你也總是能得到與你的勞動相等的潤筆。而現在是那門開不與不開的問題,就是開了,你是不是能夠獲得潤筆的問題。沒有潤筆,這門開了也等於不開。因爲你的勞動養活不你自己,更別説養活你的這隻筆了!在這麽黑得不見星光的寫作環境中,你還寫不寫?寫!因爲你是稀有的从八十年代走过来的自由写作者作家,中國大陸沒幾個,你是孤身搏擊。(圖/宋雨桂/文/王心麗)

评论(4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