霧 愛 Love Fog

人投胎到這世上
是一次偶然 一次衝動
一次纏綿 一次宣泄 一个瞬間
是跑得最快的那一个
最先占有的那一个

作家王心丽的自由空间

戊戌最后一篇日记:明天立春,立了春就是己亥年了。这是戊戌年最后一篇日记,下一个戊戌年要再过六十年,那时我已是幽灵。

戊戌年过得就像这盏灯,发着不可复制的奇异的光,顽强地照耀着其生存环境。做纸书过程比预想中的难N倍,特别是我这样的自由撰稿人作家。自由撰稿人作家靠的是市场,一本书进入不了销售与流通,等于宣布了这是一本没有生命力的书,换一个角度等于宣布了这本书是废纸,因为没有受众。市场是本猫作家文学的生命线。时刻牢记一点:我这样的自由撰稿人作家,失去了市场的亲和力,就失去了出版著作的权利!

《碧山纪事》的读者在哪里?读者仅仅是在书店里喝咖啡的人群,读者仅仅是召开发布会时的你我他她,那么如是的受众人群就太狭小了。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《碧山纪事》的读者多数会是喜欢阅读和摄影的旅人,他们也喜欢写博客,他们和这本书的作者是同类崇尚身心自由的文艺范儿,单身喵,或者是过腻围城中的生活,向往单身生活的人们,厌倦当今乏味的职场生活之人群。《碧山纪事》的作者是千禧年的新新人类,中国最早的网民,纸媒和网络的双栖作家,二十个春秋过去,她的生活怎样,她怎样生活?

《碧山纪事》把某一特定年份的乡间行走与阅读感悟,以及本真、细微i的全部生活和景象都用文字和图片裸写给读者阅读。这是自言自语,是一个人对天地,对人世间,对自己的述说。这种述说顺然而顽强,是本的生活的状态,宏大叙述认为这是窘迫生活的另一种状态自流放任,而在美学范畴中,恣意悠游的无忌与无羁的篇章是自由灵性之永恒美。{文/王心丽)

 
 

评论(9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