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 爱 Love Fog

人投胎到这世界上
是一次偶然 一次冲动
一次缠绵 一次宣泄 一个瞬间
是跑得最快的那一个
最先占有的那一个

作家王心丽的自由空间

随 拍:

昨天中午,收到宁文赠书,签名的毛边本《闲话开卷》。宁文和我是十几年的书友。因做书而成书友,因做书而知民刊《开卷》。国庆期间到处人多,我俩坐在大行宫建设银行营业厅说话。宁文说,明年开卷二十年,要做合订本。

我说,现在我最缺大钱,有大钱才能办事。宁文会心一笑。

之前我委托宁文为《碧山纪事》找一家省内出版社,洽谈出版事宜,未果。未果是正常的。有果反而倒是意外的。出版这样的事,是双方面的,心有灵犀一点通,也是人文思想和价值观的共识,没有必要勉强。

前几天和幸生兄坐在先锋书店咖啡馆闲聊,幸生兄笑谈一句旧话:当年省作协不要你专业,认为你写的作品不是他们需要的,你写的不符合他们的要求。我想,这就对了。对幸生兄说:我没有因此而被灭掉,被捏死啊!

“边缘”“异类”“异乡人”都不是自己标榜的。咱的生活路径:鼓楼医院出生,随园,北京西路,江浦,四方城,青岛路,咱没有离开过这个范围,,在这个范围里读书学习工作写作,再读书再工作再写作,来来回回。边缘,异类,异乡人是对主流而言的,是主流眼光,主流话语下的,也是客体感受。当然也可以反过来认为,加上"所谓"。

从宁文那里要回《碧山纪事》的黑白样书。本来想省事,写作之外的事请书友做,这事还必须我自己来做!(图文/王心丽)

评论(1)

热度(19)

  1. 流转的旋律随 拍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文学简历
    随 拍:
  2. 雾 爱 Love Fog随 拍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雾 爱 Love Fog随 拍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年 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