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 爱 Love Fog

人投胎到这世界上
是一次偶然 一次冲动
一次缠绵 一次宣泄 一个瞬间
是跑得最快的那一个
最先占有的那一个

作家王心丽的自由空间

国庆节

每年一到国庆,是好是坏,一年也看到头了,再坏,再好,也只有三个月了。节后要去上海,去别书的苗头,对自己说一定要耐心,书稿就是资源,用最佳组合整合资源。上海真是一个好地方啊。但是现在的上海已非世纪初的上海,已非世纪初的黄浦江江风,但是想到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,经过五十年代,六十年代,七十年代,八十年代,九十年代,半个世纪的风云,上海依然是上海,就应有信心。想到世纪初的阳光,我有强烈的怀旧情绪!怎么时光轮回到现在这样的幻灭地步。我说的幻灭是基本不成事,基本搞不到钱!“活下去”成了关键词。

午后过了中午吃饭的时间,在广州路上行走,找吃饭的地方,明媚的斜阳中树影婆娑,恍惚中想到写作《凯斯酒吧》的日子,又是世纪初。昨天晚上和艺术家罗隶电话,罗隶在《艺术世界》发了一组摄影绘画二次元艺术作品,真是好,和他三年前的作品完全不一样,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,带有摇滚的节奏和力度。他说明年到北京做展览,我建议他先在先锋书店搞一搞,再做成明信片,传播。当年我的很多作品都与半坡村咖啡馆有关,当年罗隶是咖啡馆的老板。半坡村咖啡馆聚集了南京的非官方艺术家、作家、诗人。尽管流派不同,崇尚个性艺术和个性文学是一致的。在半坡咖啡馆写作是最好的状态。去年半坡村咖啡馆从南京的地图上彻底消失,成了书中往事和破碎梦境。(文/王心丽)

评论(1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