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 爱 Love Fog

人投胎到这世界上
是一次偶然 一次冲动
一次缠绵 一次宣泄 一个瞬间
是跑得最快的那一个
最先占有的那一个

作家王心丽的自由空间

做大梦

傍晚到东郊永丰诗舍小坐,没见到猫妈妈,见到一只小猫。书店的男孩说:老猫患急病,没救活,死了。春天老猫生了六只小猫,这是没有送走的一只猫女儿,已定了人家,和人家协商留了下来。

猫狗命运无常,老猫的影子也在我《碧山纪事》的书中定格了。到后面露台上倚着栏杆,看山间的树。太阳已完全落下,天空只剩一抹微红的光。清凉的小风吹来,空气中还有夏天残余的闷热。

抬头凝望枝叶间斑驳的天光:一本一本地出书,赚些钱,把旁边的小屋租下一间,适逢来读书,不读书的时候扫扫院子,这样的生活是不是很好、很惬意?关键是要搞到钱。一辈子做自由写作的梦,一辈子做钱的梦,搞不到钱,所有的想法是乌托邦幻想,嘿嘿一笑而过。

天色微暗,书店的灯光大亮,金光灿灿,空调开着室内有冷风,很舒适。整个夏天,家里空调冷气也打得很足,但人依然焦虑,二〇一八年夏天过去,就不会再有二〇一八年的夏天,要抓紧时间做该做的事。

到吧台和年轻的男孩子店员说话,点了一杯红茶,用先锋卡付费,那男孩说:以后你可在我们这儿充值。我说,当然!其实他不说,我也会想到的。常到这里,就要支持这里。我说,等书出版了,就坐在这里来边喝茶边读书边等游客签名,最好猫咪也坐在身边。 他说:好啊。

春天的时候,在这里见到一个卖碧玺和Akoya珍珠首饰的姑娘,她把一只黑丝绒的袖珍笔记本大小的盒子放在露台的木桌上,一边读书,一边喝书店的卡布其诺咖啡,一边等游客来买首饰,实在羡慕这样的生活状态,随意不刻意。

坐在窗口喝茶,看窗外天色渐渐黑透,陵园道上的路灯亮了,夜晚从永丰步行到苜蓿园地铁站,有一种特约的梦幻感。(图文/王心丽) 

评论(3)

热度(60)

  1. flying_2007雾 爱 Love Fog 转载了此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