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 爱 Love Fog

人投胎到这世界上
是一次偶然 一次冲动
一次缠绵 一次宣泄 一个瞬间
是跑得最快的那一个
最先占有的那一个

作家王心丽的自由空间

我们的相册 

路旁的悬铃木脱一次皮长一岁,落一次叶长一岁。路已不是从前的样子, 路边的房子和院落的墙壁也被涂上了统一的颜色,遮盖了从前的颜色。路上来往的汽车比从前多了很多,要看红绿灯才能走过马路,只有悬铃木枝叶间洒落的阳光依旧,有风吹来光影和枝叶一起摇曳晃动。

不看相册里的照片,谁会相信半个世纪的光影已从我们身边划过,我们已穿越了半个多世纪。第一天上学聆听校长讲话情景,九月的天空多么蓝,五星红旗在本部教学楼顶高高飘扬:第一次戴上红领巾的喜悦,白衬衫、蓝裤子,我们的《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》是郭沫若词、马思聪曲……一切好像都在昨天。

相册中珍藏了我们成长的岁月1963——1974,珍藏了我们共同的记忆:我们的老师,我们的教室、我们的班长、路长;珍藏了我们的地图,瑯琊路,玉泉路、北京西路、西康路、颐和路,天竺路、马鞍山、宁夏路、牯岭路、珞珈路、灵隐路、普陀路、莫干路、江苏路、宁海路,曾经居住玩耍的院落和写作业的窗口。我们清晰地记得谁谁哪年转学过来,谁谁哪年转学离开,谁谁中途转学离开,又转学回来。

我们是特殊的一代人,文化大革命的红色浪潮和白纸黑字的大字报席卷了我们的童年时光,覆盖了我们本该多姿多彩的青春、多姿多彩的理想,所有政治口号,所有的口诛笔伐都同我们的生活相关联,父辈命运浮沉不可避免地波及我们。紧扣的衣领和袖口封闭了少男少女悸动的情怀,从一所学校到另一所学校我们同窗十一年,以致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深深的遗憾。我们是穿布衣布裤、吃定量长大的孩子,四分钱一根的马头牌冰棒也是美好的回忆。人只有一次青春,可我们没有珍惜一说,只有把火红的青春献给革命,献给党的誓言和口号。

在学工、学农、学军的轮转中度过了小学高年级和整个中学时代,我们学会的第一句英语:Long live Chairman Mao!高声用英语喊出Chairman Mao teaches us: Never forgot class struggle. 我们的语文知识来自《毛选》,来自“活学活用”。1969年10月学校接到中央军委的关于战备疏散的第1号命令,我们背着背包从南京长江大桥上急行军而过,到达长江北岸的沿江公社,打地铺住在生产队的仓库里,那年我们十三岁。毛主席最新指示发布,我们踩着乡村泥泞的小路连夜赶到公社去报喜,快天亮的时候回到住地,一个个变成了泥猴儿。之后这样的军训拉练每个学期都有,我们支农割麦子、养蚕;学工做战备砖;我们的革命文艺是唱样板戏;学习目的不是为了升学而是面向广阔天地的农村和农场,面向工厂、部队,高中的最后一学期学校还增加了赤脚医生课程。

走过了七十年代、八十年代、九十年代,进入了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、第二个十年,只有承受和承担的我们,经历了一波又一波时代浪潮的冲击、荡涤,或顺流,或搏击。我们活着,又从各自的路径汇聚到一起,在午后斜阳的光辉里,抱团温暖,回忆我们难以拒绝的回忆,互道一声保重,愿往后岁月安好。(2015-07-20/ 王心丽)

 


评论

热度(16)